<dfn id='yuazv'><optgroup id='yuazv'></optgroup></dfn><tfoot id='yuazv'><bdo id='yuazv'><div id='yuazv'></div><i id='yuazv'><dt id='yuazv'></dt></i></bdo></tfoot>

          <ul id='yuazv'></ul>

          • 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澳门银河开户资讯 > 水利要闻 > 媒体关注

            南方日报:上半年鹤山水库劣Ⅴ类水质比例下降五成

            来源:南方日报 发布日期:2019-09-03
           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              res01_attpic_brief.jpg

              鹤山市古劳镇素有“岭南威尼斯”的美称,镇内水网交错,村民泛舟出行。不过,经过数十年的发展,粗放型养殖严重污染了该镇水体,河流黑臭一度成为该镇最头疼的问题。去年以来,古劳镇铁腕治污,水环境逐渐转好,连一度远离该镇的鹭鸟都重新飞回水乡觅食。

              古劳水乡的故事,正是鹤山以河长制为牵引、创新水产养殖业污染防治工作的一个缩影。为推动河长制湖长制工作“见行动”“出成效”,鹤山深入开展水环境综合治理,积极创新水产养殖业污染防治工作机制,大力推行水库、山塘承包退出机制,实施鱼塘排水申报制度,引导传统养殖业转型升级,推动水环境持续向上向好,取得了良好成效。

              据统计,2019年上半年,鹤山的水库劣Ⅴ类水质比例下降了50%;全市5021宗鱼塘全数纳入监管范畴,生态基等先进绿色养殖技术在部分镇街率先应用。

              南方日报记者 郑琦

              通讯员 华健兵


              强化源头治理

              实施水库、山塘承包退出机制

              “要治理水产养殖污染,首先要对鹤山的水体环境有所了解,这样才能‘对症下药’。”鹤山市河长办有关负责人告诉笔者,鹤山市河流水系天然活水匮乏,依托优质水源实施生态补水调度成为河湖治理的重要环节。“但在过去一段时间,全市大部分水库、山塘都承包给个体户用于发展养殖,饲料、粪便等严重污染水体。同时,无序蓄排的情况时有发生,危及坝体安全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这样的情况下,如何维护水库、山塘水体生命健康,保障坝体水安全?去年10月,鹤山市正式印发出台《关于对全市水库、重点山塘实行承包退出机制的通知》,明确要求回收全市所有水库、山塘,由镇以上政府统一管理调度,实行水生态修复。

              此后,鹤山有序开展水库、山塘承包退出工作。截至2018年底,该市已全面清退68宗水库、32宗山塘私人承包,逐步消除违规养殖污染,并推动库区商品林向生态林调整,强化水源涵养与水生态修复,保障水库安全运行。

              “各级河长坚持定期巡查水库、山塘治理情况,市河长办定期组织相关部门开展专项督查行动,委托第三方社会机构每季度开展明查暗访。”上述负责人介绍,鹤山对未按要求落实水库、山塘清退工作或出现养殖“回潮”的镇(街)进行严格通报,并建立“党政主导、部门联动、社会协同、齐抓共管”的监督机制,推动源头治理工作落地见效。

              实行水库、山塘承包退出机制后,鹤山的水体环境明显改善。如今,走进共和镇的大坑水库,以往水库周边的荒地上又重新种满了瓜果蔬菜,共和镇党委委员钟志军指着田里的绿苗笑着说,“现在水库环境变好了,本地村民的收入也随之增加了不少。”

              数据显示,自从鹤山实施水库、山塘承包退出机制后,该市水库、山塘水环境质量大幅提升。与2018年同期相比,2019年上半年鹤山的水库劣Ⅴ类水质比例下降了50%,达标率(达到Ⅲ类以上)提升了35.2%;山塘劣Ⅴ类水质比例下降了59%,达标率(达到Ⅲ类以上)提升了42.1%,源头治理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。


              完善监管机制

              推行鱼塘排水申报制度

              作为鹤山小有名气的养殖村,平汉村每年春节前都会迎来大丰收。“村里有600多亩鱼塘,鱼塘里养殖的鱼过年时都要上市,这也意味着这是全村鱼塘排水的高峰期。”前几年,平汉村委会党支部副书记冼景云对此颇为担忧,“如果这些大大小小的鱼塘同时排水,鱼塘中的氨氮、污染物便会涌进河道,河道的自净能力跟不上,便会对下游水质产生影响。”

              据鹤山市河长办有关负责人介绍,以往该市水产养殖业有个“惯例”,喜欢在年底集中“洗塘”排水。“这样就会导致大量鱼塘污水短时间内排入河道,造成河流水质急剧恶化,对水环境和水生态造成难以逆转的伤害。”

              为破解这一难题,鹤山结合自身实际,创新实施鱼塘排水报备制度,进行错峰排水,着力削减鱼塘水产养殖对河道环境的污染。

              “去年以来,全市各镇(街)均制定了加强水产养殖管理承诺书,明确养殖户生产经营责任,强化主体责任意识。”该负责人透露,截至今年1月,鹤山的渔业企业、水产养殖户均签订了承诺书,5021宗鱼塘全数纳入监管范畴,实现全面覆盖。

              在此基础上,鹤山严格执行错峰排放政策,规定全市鱼塘养殖户排水前需到村委会进行登记,由村委会到镇农办报备同意后方可排水。未经报备私自排放的,一律作偷排处理。“村委会结合实际,指引养殖户实行限时错峰排放,合理分解鱼塘排水高峰,有效缓解短时间集中排水造成的污染冲击。”冼景云说。

              不过,部分村民对此仍心存疑虑,担心鱼塘、水库排放的水不干净。为此,鹤山推动各镇(街)自行购置水质检测设备,对辖区内鱼塘养殖尾水进行抽样检测,检测达标的尾水方可排放。“我们还购置了一台快检机器,对鱼塘进行水样抽取,符合相关标准才能排出。如果不符合排出标准,塘主需自行采取措施对鱼塘水质进行改善。”共和镇河长办有关负责人告诉笔者。

              为了确保上述措施执行到位,鹤山市农业、环保、水利等部门不定期对各镇(街)加强水产养殖管理工作进行现场监督抽查,抽查情况纳入年度工作考核。“我们还广泛发动群众举报监督,被举报鱼塘偷排一经查实,将对第一举报人予以奖励,营造良好的社会监督环境,有效控制鱼塘排水污染,实现水产养殖业与自然环境和谐发展。”鹤山市河长办有关负责人表示。


              规范养殖管理

              助力传统水产养殖转型升级

              位于西江畔的古劳镇水网发达,水乡外环河道行船需要走2个多小时。村民房屋大都盖在塘边,一则可以防火,二则便于养鱼。“以前,每家每户都养鱼。”鹤山市河长办有关负责人告诉笔者,鱼成为古劳一大特色,养活了几代人。但由于过量养殖及生活污水的流入,导致鱼塘黑臭现象严重,“水质不行了,鱼也不好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鹤山,像古劳镇这样的地方为数不少。该市水网交错,鱼塘众多,但在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,粗放型养殖带来严重的水体污染,既破坏了生态环境,又限制了养殖业发展。为推动生态与养殖平衡发展,鹤山积极探索生态养殖模式,实行水产养殖规范化管理,助力养殖业在生态轨道下健康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们出台了《鹤山市关于加强水产养殖管理的工作方案》,合理确定水产养殖规模和布局,科学划定水产养殖禁养区、限养区、养殖区,依法加强养殖投入品管理,推动水产养殖管理有据可依、有制可循。”上述负责人说,为转变传统养殖方式,鹤山严格控制水产养殖容量,转变高密度养殖,推广水产生态养殖技术,鼓励清洁生产改造工程,积极推广人工配合饲料,逐步减少富含磷、氮投入品的使用。

              探索生态养殖逐渐成为鹤山各镇街的共识。例如,古劳水乡为推动水产养殖业转型升级,设立试点探索引进绿色养殖技术,利用依附于生态基上的微生物分解有机污染物,净化鱼塘水质,推动“治水”和“增收”齐头并进;龙口镇则启动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活动,投入5万多元向公共水域投放鱼苗三十多万尾,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多样性,有效促进公共水域生态修复。

              其中,生态基等先进绿色养殖技术在部分镇街率先应用,取得了明显成效。今年春节过后,共和镇河长办在大坑水库中放置了生物基。仅仅过了数月,在今年第二季度水库水质检测中,大坑水库的水质便从劣Ⅴ类改善为Ⅲ类。

              “生物基就好比是一间房子,将它放进水里,微生物便可‘住’下来,而且成千倍速地分解有机物,以此达到净化水质的效果。”共和镇河长办工作人员说,以前大坑水库的水,村民们都不敢用来灌溉,靠近水库的地块都成了荒地。“如今,水库旁的土地上已种植了不少平汉村的特产粉葛。”

            相关附件

            往上 往下
            打印 关闭